小小少年,很少烦恼,眼望四周阳光照。

关于

惊愕

惊愕

 

——弗朗茨·约瑟夫·海顿之G大调第九十四号交响曲

 

王俊凯还以为王源的感冒是刘志宏传染的。为这个他把王源说了一顿。身为一个公众人物,在面对公众的时候没有保持最佳的身体状态,也是不敬业的表现。他现在心静得只剩下工作和学习,工作的那一部分还要分出很大一块给王源。

发自肺腑地不放心。

大考来临却要参加节目,王俊凯自己心里也没底。可训练时看到王源跳舞依旧左脚绊右脚,他那点担心就都给王源了。纠正动作半天不会,王俊凯少见地发了火。王源少见地没有顶嘴。抿着嘴拿大眼睛忽闪他。王俊凯一口气堵在嗓子眼。上不去下不来。

第二天王源就发了高烧。王俊凯没时间去看他,心里又觉得是自己的错,越发不好受。手里的电话提起来又放下,提起来又放下,始终没有打出去。他不知道打通了该说什么。只好化自责为动力,怒做了两套模拟题。

千玺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进来的。

 

王源看到节目嘉宾的新名单就傻眼了。原本是和泰国来的哥哥姐姐同台,他还没当回事。反正比我帅的没我可爱,比我可爱的没我年轻。说起秀恩爱都不会输给你,实在不行我中文还说得比你好咧。这下换了新搭档,他百度了一下,差点没从椅子上栽下来。爬起来麻溜地去练琴。过一会儿又练几遍舞。过一会儿又拿起语文课本练练普通话。过一会儿又对着镜子练表情。

越练越垂头丧气。

好像来不及了耶。好像哪一样都没有竞争力耶。白天被王俊凯训了,可他怎么知道王源其实更着急呢。对着人家简介里“古典音乐演奏家”几个字,更消沉了。人家说你不是也会钢琴吗?他连讪笑的力气都没了。加起来就那么几个和弦,也叫会弹琴?

破罐子破摔上网搜了交响乐听听,临阵抱佛脚培养一下感觉也好,不然话都没法聊。随便点了一个,曲调舒缓温柔,听得昏昏欲睡。半梦半醒间突然一声强合奏,王源吓得一激灵,到底还是栽了下来。爬到屏幕上看曲子的名字,海顿的《惊愕》。他怎么就这么倒霉,偏偏点了这首呢。

本来就上火,这一吓,就发烧了。

 

千玺来电话说了公司安排他们提早汇合训练的事。本来公司想让他拿主意的,毕竟王俊凯没空,王源又病着。千玺愁得一宿没睡,划拉了三大张演算纸也理不清思路,他这才意识到他也没有自己认为的那样信心满满,心里也空落落的,等发现自己在干吗的时候电话已经拨出去了。

奇妙的是听到王俊凯的声音他就仿佛脚踩到了实处,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起来。两人三言两语就定了节目方案,队长大人对老幺的建设性意见赞不绝口,顺带恨铁不成钢地提到那个在家里哼唧的小病号。

“王源跟我说他是听交响乐吓着了。”

“啥?交响乐?”王俊凯几乎不能理解这个展开,“他是什么时候知道交响乐这个东西不能吃的?”

“就我们的同场嘉宾不是音乐家嘛。说真的小凯,我也没底。”

“……怕啥,咱们仨不是在一起么。丢人也不丢你一个人。”

“对,幸好。”

“……你承认得也太快了……”

“哦,我一向心直口快。”

“滚。”

 

三个人终于汇合了。好容易退了烧,王源看上去很憔悴。

“你断粮了?怎么跟难民似的?”王俊凯一进公司就吓了一跳。

“你说得对,老王,我就是精神上的难民。你听过海顿的《惊愕》么?”王源一边说话一边拉着化妆师姐姐帮他往黑眼圈上盖粉。

“……这不是断粮,”千玺慢半拍地摘下耳机,“这是CPU烧坏了。”

“我很严肃地在跟你们讨论交响乐好不好?!”王源一着急吸了一嘴散粉,噗嗤噗嗤打喷嚏。

“你看看千玺的脸。”

“啊?”

“满脸都写着‘惊愕’呢。”

“你们俩没文化的!学霸有什么用!上节目等着就出洋相吧咱!”王源脾气上来了,一边气自己,一边觉得对不起同伴,他本来心思就细腻,自己觉得自己这么不上档次一定会连累队友被人看不起。于是更加见不得另外两人吊儿郎当不当回事的样子。一着急,又觉得头晕了,喘气也急了,耳朵里也嗡嗡响。

王俊凯放下书包就摁住了陀螺一样转来转去的王源,撩起刘海,用额头贴上了他的额头。“哎,你看着我。”

“……啊?”带着汗珠的额头凉凉的贴过来,王源心里的火好像一下子被浇灭了,呼吸也缓了下来,心头的重负都仿佛轻了不少。

“不紧张了?春天都过去了,你怎么还这么躁动啊。小心起痘痘。”

“……谁……谁紧张了……谁躁动了……你才起痘痘你全家都……”

“我问你,同场嘉宾干嘛的?”

“大提琴家。”

“几个大提琴家?”

“一个。”

“那她的演奏叫啥?”

“独奏。”

“那咱们几个人?”

“仨。”三个手指头颤巍巍举起来。

“咱仨合唱叫啥?”

“叫……啥……?”

“千总你说,叫啥?”

“你该不会想说……叫交响吧……”这谁啊这么中二我不认识他。

“没错,就叫交响,”千玺捂脸。王俊凯打了个响指,“我跟你说,组合的意义就在于,每一丝声线的协奏,都美过于孤单的唱响。在音乐的世界,交响本身就代表了宇宙的终极。”千玺低头,不忍直视那个慷慨激昂的家伙。

“哇塞……队长你咋啥子都懂哎?”王源眼里的星星一闪一闪地,扬起崇拜的小脸盯上队长大人没来得及放下刘海的额头。

“那是,哥是要上音大的男人。”

“噗——”小高阿姨一口水喷了小马哥一脸。

 

“你俩记住,紧张了,就看我。”开往机场的车上,王俊凯又一番没完没了的叮嘱。

 “那我要是想不起来看你呢?我那时候脑子一定一片空白。”队长脑残粉儿王大源同学举手提问。

“没事,我会想办法让你看我的。”队长笑出一对儿虎牙。

千玺一个白眼翻上去,心想我是多想不开才要看你,我宁可薅衣角想弟弟。

腹诽归腹诽,小屁股却老老实实地挪一挪,紧挨着王俊凯坐。

不过总归,靠近点没坏处。

 

“王源,来说五个你自己的优点。等会要采访了。”

“活泼可爱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唱歌好听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温暖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……长得……”

“好看。你犹豫什么啊。还有一个。”

“嗯……还有嘛……”

“快点。”

“我有队长,还有千千。”

“啥?”

“嗯,这是我最大的优点。嘿嘿。喂你们俩,赶紧收起那张‘惊愕’的脸。”

 

别人什么都好又能怎样,站在你们身边的我,无懈可击。

 

——The End——

By 蟹膏老汤圆2014年5月23日

短篇

评论(12)
热度(554)

© 蟹膏老汤圆 | Powered by LOFTER